• 地铁十年见闻录(2)
    发布日期:2019-07-18 07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天早晨车过雍和宫站,突然身后一声闷响,是什么砸到地面的声音。回头一看,一个年轻女孩子仰面倒地,已陷入半昏迷状态。近边的一个男子赶紧拉起她,放到一个乘客让出的座位上。她身子歪扭,脸色难看,昏昏沉沉地睡着。有人说是“低血糖”现象。我下车时,她仍是那种状态,不知她要到哪里去?

  我还在地铁上遇过一个醉汉,胖胖的,很年轻,动作失控,涎水流在地上。四周的人群似乎条件反射,退潮一样让出一个偌大空间。离他近的人还在尽力后退,但已退无可退。人们紧张不安,脸上还有一丝悲悯。到了下一站点,有工作人员把他弄下去了。

  还有让人惊魂一刻的。有个大相扑式的黑衣男子,站在车厢风扇下,稳固如山,在通道里一点缝隙也不让。拥进来的乘客谁也搡不动他。一个小伙也精悍,看不顺眼,发生了口角。结果两人在从5号线号线的途中,在挤满人的上升电梯打起来了。可能是黑衣男有意踩了对方的脚,于是就发生冲突。在隆隆上行的电梯上,两人都在死命制服对方。从呼呼喘息中,可以听出他们都花了吃奶力气。不断转动的电梯,导致他们动作幅度更大。不是前后人多,肯定会撕扯倒地。一开始,四周的人都恐惧地避让。地铁通道中有丝丝紧张感在游动。有人开口劝解:你们不要打了!这两人也已跌跌撞撞地随电梯上到另一层,于是相互松手。小伙子衣领被撕到背后,悲愤而又惊魂未定。那壮年汉子自觉得势,发出京骂,“我要叫你懂得啥叫礼貌”。随之气昂昂走了;小伙子不断抚平衣领,原地喘息。一场风波总算消散。

  有时候,别人可能一下踩到你脚上,他手肘紧紧顶在你胸口,让你呼吸吃力。还有更厉害的,是列车即将闭门,有壮汉一个冲刺上车,带着强大惯性力量,将人群撞开一个缺口。而离他最近的人,得承受这种冲击力,你千万要保持一点身体弹性,小心别让自己受伤。

  这样的事常常碰上,乘客会对类似危机有所预警。虽然都是萍水相逢,但得默契地尽力合作,不能一味硬抗,相互避让才是出路。地铁里更要有合作精神,你好我好大家好。时间久了,习惯成自然,由此形成一种行为规范。这也可以说是地铁社会的风俗传统了。这些没人会告诉你,只能你自己慢慢去体验。所谓吃一堑长一智,正基于此。

  一个来自乡村的黑脸老汉,六十多岁样子,光身穿小夹袄,随身携带不少零碎,占了几个座位。他拿着一张地铁票,反复向人打听“北站”。但谁也不知这北站在什么地方。另一回,地铁运行高峰期,有两三位妇女挤在角落里说一种方言,我一句也听不懂,只是觉得声调挺悦耳。我拼命给她们留出一点空间,以让她们的方言能够顺利地说下去。

  某天中午,地铁上乘客不多。我见到一对双胞胎男孩和女孩。小男孩十分调皮,上蹿下跳,一脚踩着车窗的窗台,做飞人动作。有乘客鼓掌喝彩,小男孩更兴奋。他母亲管不住他,只能无奈地自嘲。小女孩竟也不甘冷落,也学男孩那样,甚至比男孩弄出更惊险动作,以引来众人目光。我在想,久而久之,这女孩会不会向男孩秉性靠拢,成为一个“假小子”?

  下班从地铁出来,电梯口站着一位老太,身背布袋,面容切切,等着收取别人看过的报纸。有天大雨,过道给雨水淹得有脚背深。老太见我拿着报纸,老远就喊:谢谢您哪!我只好把没看完的报纸给她了。这老人有意思,收报也得有智慧啊。

  这是早些年的事,现在地铁中很少有人看报纸。年初倒是遇见一位卖报汉,他捧着一摞报纸在车厢中逐人推销,可没人买他的报纸。汉子一急,扑通跪地,语音颤抖:老少爷们,帮帮忙,买份报吧!两位有同情心的女孩儿各买一份报,汉子才从地上爬起来。

  有一天,我坐地铁15号线号线。两条地铁线连接的通道很长,人流汹涌,有个男子蹲伏在地,拿一部摄像机,透过空隔栏拍摄快速走过眼前的腿脚。他全神贯注,身体恒定。这种把镜头聚焦于脚步的拍摄很有创意。

  地铁中千万双脚的起起落落,真是异常生动的场景。换乘通道并非一马平川,中间有起伏落差,要经过几道上行或下行阶梯。你会发现,人们的脚步有一种跳跃感,显得活泼激荡。他们大多是青年男女,脚上鞋子各式各样,形色纷呈。如再仔细观察,鞋子在不同人脚上,甚至也有各自的表情神态。如一个“阿迪达斯”小伙,鞋子看上去阳刚帅气,展示出强大活力。而另一位女士的高跟鞋,鞋尖秀丽盈盈,高高鞋跟则尖细如盅。行走如风,笃笃有声。个性与美感在这里袒露无遗。再加上直射或折射的光影,无数双脚踏出了一团流光浮尘。

  这些场景之后,某个人,某些事,都会让你的思维驻留,或许会深入地想开去,例如这是一位什么样的人,他来自哪儿。如一位东北口音的男人,他说话让人联想那片广阔的黑土地。即使是一个美丽女孩,或风韵犹存的中年女性,都可能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书籍。你在心里觉得自己猜对某位不期而遇者的职业、年龄等,会暗暗地有一份自得。

  这两年我赋闲在家,每天在平静中打发日子,把自己拍摄的图片发到微信,或坐在电脑前拾掇文字。一天天下来,倒是有些思念地铁生活。现在想来,当年那些匆忙和拥挤的日子或许更有亲和力。地铁的潮汐每天拍打着我,让那一段人生挺有嚼头。

  于是,我决定重拾地铁生活。和以前不同的是,我不会急匆匆去上班,也不为挣钱忙碌。我错开早晚客流高峰,随性而行,每天想去哪就去哪。没有走过的地铁线,都去亲身体验一回,似乎就是为了在地铁陌生的线路中,得到一种新奇的感受。

  这是一个地铁漫游者的时光,自由自在,www.884282.com,相比我从前在故乡的山野漫游毫不逊色。

  有一天,我到地铁4号线的最南端终点天宫院站。这条线刚刚开通,乘客不多。我从地下上到地面,只见四野一片空旷,周边社区正在建设中。然后我又乘车转回4号线最北端的安河桥北站。车到终点站前,整节车厢只有我一人,健身跑步或躺在座位上睡觉,都行。相比从前的“挤地铁”,此时浑然若梦。

  以前,地铁昌平线的终点站是南邵,我曾经去过。从北边地铁口出去是一座村庄,村口有马车石墙,还有光着膀子侃大山的老农。近年昌平线全线通车,终点站延伸到了西山口,我一直想去看看。因已迁居东五环外,到西山口要多次转乘,去前我反复斟酌换乘线路。农历正月初三,我先坐公交车到三元桥,然后转乘地铁10号线号线到西二旗,之后从西二旗换乘昌平线,沿线经过近二十个车站,才到达西山口。和我想象的不同,地铁除了开始几站在地上走,随后就进入地下。我原想在昌平城关过后,到十三陵景区那几站,都可以坐在地铁上观看大地上的明皇陵风景,那该多么惬意。

  我走出西山口地铁站,穿过一座很大的村镇。走出大约两公里,村街左转了好几次,街道仍然没有尽头。不知不觉地,我把西山口念叨成西风口。这里风很大,尘土飞扬,塑料袋旋上半天,像一些残缺不全的鸟。后来沿一条岔路往山边走,迎面的风更用力推搡我。我想起以前写过“天通苑的风”,原来风祖宗是在这西山口哩。在一大片旷地中我周身似乎披满了风,身体不能不向前倾斜才能稳住。离山越来越近,野地树林和苍黑群山合为一体。

  这样的地铁终点站,我还去过1号线号线号线号线的郭公庄、亦庄线的次渠、房山线的苏庄、八通线的土桥以及有轨电车的香山站等等。环行的地铁10号线号线,我气定神闲地坐于其上,全线绕行过不止一次。

  我个人认为,环行是对人生的一种补益。经过的一个个站点,无所谓始终,过去了又回来,总是在时空相遇,这里有值得玩味处。

  我的地铁旅行可以说是随心所欲,完全是兴之所至。某次我坐地铁15号线,准备到终点站清华东路西口下车,然后去学院路一带逛大学。半路便急入厕,之后反方向来车了,我一念间从马泉营折回紧东边的俸伯终点站。这样,原定在学院路大学校园的闲逛,变成了从俸伯出来,走向流淌于原野的潮白河。在河边摇晃芦苇,看人家钓鱼捉虾。

  地铁线路到了城郊,例如五环、六环外,列车会从地下奔到地上,轨道就在高架桥上,此时可居高临下,尽观窗外风景,大地远山,村庄小河,还有天际白云。亦庄线号线,一路经过几处郊野公园,春夏天森林绿意葱葱,到深秋林野金红棕黄。

  写到这里,要歇笔了。可我还想说说最近从网络看到的《北京地铁生存手册》。应该说有点搞笑。这本手册以图文并茂的方式,教网友如何挤地铁、抢座位,还总结了地铁三大必杀技。一是站在大队人群边上,而不要站在别人后面;二是开门前的一刹那,向斜前方跨出一步,以便顺利挤上车;三是快速占领车门两侧,以方便下车。

  最后,“手册”郑重地说:“无论是本地还是外地人,大家出来混都不容易,谁都不希望大早晨的迟到,所以努力挤,哪怕有一个手指能上车,就尽量不让自己下去。这种‘宁可死’也要上班的毅力,不知道我们的领导看了会不会痛哭一把……”

  本名:吴庚霖 艺名:炎亚纶 昵称:阿布(由来:亚纶喜欢科比·布莱恩特) 、亚纶、纶宝、炎小孩、炎天王、炎太太、炎阿布、炎DD 英文名: Aaron/Arron(因为Aaron这个名字有些普通,所以亚纶签名的时候都写做Arron,部落格也一样) 身高:177CM 生日:1986年11月20日 亚纶

  S.H.E的《怎么办》MV 饰演一位被很多女生追求的帅哥,并最终与Ella扮演的女生成为情侣

  9.坐在经纪人姐姐旁边的阿布除了唱歌之外,其他时间都很安静,偶尔调皮一下,经纪人姐姐说:“你再不乖,吴尊爸爸要生气了!”吴尊还挺配合,转过身子说:“是哦,我很生气了!”o(∩_∩)o...哈哈,因为之前阿布接受采访说:“如果飞轮海是一个家庭,那吴尊是爸爸,辰亦儒是妈妈,我和大东是兄弟!

Power by DedeCms